不良租客


不良租客,29. 迅速而公平地颁发勋章,对鼓舞士32. 闪姐:在我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会红的,一种是永远都不会红的,你在哪堆里啊?子乔:我...闪姐:你哪堆都不是,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在我眼里过。气至关重要。

 近年的經濟不好,少霞的爸爸媽媽的收入也減少了,本來家里有兩間房子,

一間是她爸爸媽媽住,另一間是少霞和姐姐少晴住,但少霞在大學有宿舍可住,

可以不用回家住,而姐姐已經出去和她的男友同居了一年,所以那間房子就在半

年前租了出去。問題就是出在那個名叫世平的租客身上。那人三十出頭,爸媽收

了他的按金和第一個月的租金,就高高興興地租給他。但他只交了兩次租,之后

就沒有再交過租金。

  少霞的爸媽也有找他催收租金,但世平耍無賴,他們也沒辦法。我把事情告

訴阿非,他說以前一個初中同學叫阿裕的,他好像和黑社會混得很熟,叫他教訓

世平一頓,要他馬上搬走。

  「這件只是小事一樁,不用擔心,我保證三天之內替你們把那個麻煩除掉。」

  阿裕拍拍結實的胸肌說。之后我們請阿裕到KTV唱歌玩樂,因爲酒精的影

響加上我有求于他,雖然我在KTV中被他毛手毛腳,但也只好認了。第二天下

午阿裕就打電話給阿非,說已經找到那個世平,教訓他一頓之后,還限他24小

時之內搬走。不過世平的錢花光了,欠的房租就沒法追討了。他還補一句說︰

「他說他還要買支高級XO酒,親自來向你們認錯。」

  阿裕果然八點準時來了,阿非和爸爸自然多謝他,陪著他說話,而我和媽媽

美琴可在廚房里忙著把食物端出來。我們兩母女倒是很相像,身裁也差不少,當

然我會比較年輕,曲線也比較美。我們兩母女今天穿同一樣式的連衣長裙,是從

她媽媽那店子里拿來的,寬寬松松,又美麗又大方,倒是很像兩姐妹。

  晚飯開始,爸爸還把他珍藏一支十五年老酒拿出來,讓阿裕品嘗,阿裕硬要

我們一起喝一小杯,后來又勸喝一小杯,結果我和媽媽不勝酒力,滿臉通紅,而

爸爸和阿非繼續陪阿裕喝酒。差不多到了九點半,酒到半瞌,爸爸開始醉了,臉

紅紅的,話越說越多,門突然打開,世平這家夥突然進來。

  「對不起,對不起,裕哥叫我今晚來收拾東西走。」世平說完,從口袋里拿

出一個圓形瓶子放在桌子上。然后爲我們各倒一杯說是道歉酒,爸爸和阿非干了,

而我只喝了半杯,登時迷迷糊糊起來。我覺得自己還有點清醒,但已經全身無力,

所以還是裝醉的好,不然再給他灌一杯就完了,于是我頭一歪,伏在桌上。阿裕

把我們各人都叫了一次,見我們全都沒有反應,就對世平說︰「你這小子,算你

懂得我的心意,不然我早就叫我手下扁你一頓!」

  世平奸笑說︰「這兩母女還真得很像,媽媽這麽有韻味,生個女兒也漂亮,

難怪你想玩弄她呢!」

  啊!原來阿裕爲了想玩弄我,竟然讓世平拿來一支迷藥酒來作條件!世平說

︰「這酒里不是普通迷藥,也有性興奮藥呢,你撩逗她幾下,擔保她給你干得叫

爹叫娘。」

  阿裕就朝我的奶子握上去,說︰「好柔軟,不像是假的,不信你也來摸摸看。」

  嘿!本小姐天生麗質,怎會裝胸作勢。

  世平見他這麽說,就立刻靠上前來,雙手把我的奶子握著揉摸起來,嘴巴張

  「啊!……」給他們兩個人一起挑逗,我不禁輕叫起來,阿裕更順手伸進我

內褲里,摸人家的私處,他的手指在小穴口那處摸弄一會兒,小穴已經開始濕潤

起來,然后他的手指沒進我身體里,攪弄起來。「啊!」我扭著小蠻腰,也不管

是誰在搞,迷迷糊糊呻吟起來。

  「干,她媽媽怎麽會生出這樣的小淫女?」世平看得有點忍不住,開始搓起

自己的褲裆。

  「她媽媽就在那邊,你要知道她怎麽生出這種淫蕩女兒,你自己去問她,別

在我身邊打亂我的性趣!」阿裕說。

  什麽!你們連媽媽也不放過,我現在還是有點清醒,如果不去阻止他的話,

可會鬧出大事來!我正想起來,才發現自己全身都沒力氣,看來那杯迷酒對我也

起了作用!媽媽我雖然是四十多歲,看起來像剛剛三十出頭,現在她雙頰绯紅著,

有一股說不出的韻味,世平自言自語說︰「也好,問問她吧!」

  我坐在對面,我眯著眼睛看。這個世平沒像阿裕那樣慢慢玩弄,他站到我媽

媽的身邊,把她身體弄得穩穩坐在椅子上,然后對她上下其手起來,只見他用力

一拉,他手里已經拿著一件小內褲,而媽媽全身蠕動起來,看來她下身已經被他

的手指攻了進去。我向爸爸那邊看去,只見他仍醉伏在桌上,一動沒動,根本不

知道自己的太太正給這無賴的租客奸淫著。

  「來,讓我看看可不可以搞大你的肚子,再生個大奶子女兒給我們奸淫!」

  世平對迷糊的美琴說出淫話來,我看見他自己脫下了褲子,露出兩半毛茸茸

的屁股,然后把我媽媽的兩條腿曲起來,讓她整個人曲在椅子上,然后把他粗腰

伏壓下去。

  「啊!」媽媽發出一聲慌亂的叫聲,和她平時那種慈祥端莊的聲音不相同,

接著世平就把粗腰一上一下地壓向她。世平壓她幾下,也干脆坐在椅子上,把我

媽媽抱坐在他大腿上,一縱一縱地弄出「啧唧、啧唧」的聲音。媽媽伏在世平的

身上,任由他搓弄淫干,頭發飄散在臉上。

  這個阿裕跟阿非是中學同學,他們會否合謀來奸淫我倆母女呢?我究竟應該

阻止世平奸淫媽媽,還是繼續讓阿非玩這個淩辱女友遊戲呢?我向阿非那邊看去,

見他仍醉倚在沙發上,但他的眼睛似乎是眯著在看啊!……這時阿裕把我的連衣

長裙脫掉,內褲也給扯了下來,吊在左腿的足踝上。

  在阿非面前給他中學同學淫弄,心理上有點不好意思,我無力的掙扎著。

  「唔……不要!你……不能……」阿裕可沒理我的叫喚,他猛力把我壓在沙

發上,用嘴熱情地親著著人家的紅唇,我細嫩的小嘴巴被他滿臉刺刺的胡子刺得

昏亂,縮在他懷里,任由他擺布輕薄,口里嬌哼著︰「放開我……唔……我是阿

非的……不能這樣……」

  他的手指很有經驗地在我胯下撩弄著,我的衣物脫光,下身被他的魔手弄得

「啧啧」有聲,我全身都扭動起來,「啊!嗯!」我不禁發出誘人的叫床聲。

  阿裕在我滑不留手的肌膚上撫摸著,又摸捏奶子又逗弄小穴,弄得我嬌喘連

連,他的嘴巴從粉頸上向下親到她的大奶子上來,胡子在我兩個大乳房上扎了下

去,他就含著奶頭,用力直吸,像是要吸出奶汁來。我被他這一弄,雙頰越發绯

紅,媚眼如絲,小嘴抖動,我被玩得爽死了,一腳屈起,擱到沙發椅背上。

  阿裕把自己的衣物脫光,他那一條大雞巴,高高翹起,龜頭紫亮亮的脹得很

大。啊!阿非的雞巴還不如他呢!我見他又壓了下來,這次我沒再反抗,可能是

酒里的動情藥使我也動起欲火來,也可能是受不了阿裕的挑逗,他把粗腰壓進我

的胯間,那大爛鳥在小穴口磨著擦著。我給他弄得心如鹿撞,心猿意馬,心甘情

願,心服口服………

  「啊!……我受不了……快干我……」失神地叫了起來。阿裕粗大的手臂勾

住我的腿彎,把我雙腿扯開,臀部擡起,粗腰向下一壓,「撲哧」一聲,我全身

亂顫。我發出「哼哼」的快樂叫聲,掩不住騷浪情懷,輕擺屁股去承受。阿裕連

連抽插十幾下,我把兩條雪白可愛的美腿主動地翹起來,夾著阿裕的粗腰,還把

自己的屁股往上挺,讓他那根雞巴全根插進小穴里。阿裕壓著我干了十幾分鍾,

就坐了起來,把我兩腿曲起彎在胸前,小穴高高的翹起的,阿裕那根雞巴從上面

插進抽出。

  「啊……好哥哥……你真厲害……快把人家奸死……」這姿勢使緊窄的小穴

緊緊套著他的大雞巴,每一下抽插的快感更大。「撲哧撲哧」小穴發出淫蕩的聲

音,我感到大量淫液湧出。

  啊!突然一根雞巴插進了我的嘴巴里,弄得我發出「唔唔」聲。我眯著眼睛

看,原來世平已經把我媽媽放下,讓她安坐在椅子上,拖著他那條軟趴趴的爛鳥,

走過來就在我嘴巴里抽弄起來。啊!上面還混雜著精液和淫液的味道,弄得人家

嘴巴和臉上一片狼藉。我給阿裕干得七葷八素,反正抗拒不了,我就將世平的雞

巴舔舐干淨。

  「嗯……嗯……爽死我了!……嗯……我要泄了……泄了……啊!」我一想

到現在我上下兩個口都插著雞巴的淫蕩摸樣,就不禁丟了。阿裕連續再抽插四、

五十下,然后才大叫一聲,也僵硬地抱著我的屁股泄了。他在我體內射了很多精

液,熱蕩的陽精把小穴灌得幾乎脹破,然后才拔出大雞巴。我感到白濁濁的精液

和我的淫液從里面倒流出來,沾在沙發上。阿裕站起來之后,世平又壓上來,看

來我又要遭他作賤了。

  世平二話不說地一插到底,干了二、三十下,然后把我擺弄成小貓趴跪睡覺

的姿勢,從后干進來。這個世平跟阿裕比就差了些,與阿非的差不多,不過由于

他剛發泄完,沒有急于發泄的沖動,他不疾不徐地抽插頂刺著。

  「啊……啊……弄得好深……啊……天哪……你……你好厲害……哦……」

  我非常滿意。

  「舒服嗎?」他動個不停:「還要不要?」

  「啊……要啊……好舒服啊………哦……插得好深哦……啊……舒服……啊

……」

  「叫哥哥!」他命令著。

  「插我……好爽啊!……好哥哥……再用力點……啊!……」我爽得忘形的

叫起來。

  「小淫娃,我們來日方長,之后我有空便來探你們倆母女,順便大家敘敘舊。」

  世平說。

  「好啊!……好哥哥……有空便來探我……啊!……」我被干迷糊了。阿裕

可能受不了我淫蕩的摸樣,雞巴再次硬挺起來,走過來就在我嘴巴里抽弄起來。

  「我和阿非是中學同學……大家敘敘舊……記得叫我啊!……」他邊說邊干

我的嘴巴。我被他塞滿了嘴巴,只能發出「唔唔」聲,大力吸他雞巴作回應。我

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淫水和阿裕的精液浸滿小穴,加上他們倆個一前一后地

干我,不過五分鍾,小穴肉一陣緊縮,就丟了。世平的雞巴被穴兒又包又吸的,

爽快到了極點,這時再也忍受不了,龜頭一陣痠麻,也跟著射了。阿裕見我們都

先后泄了,他也不是持久的料子,幾個大起大落之后,「卜卜」的在我的嘴巴內

噴出陽精來。我雖然吃了滿口,但是我給他們干得還蠻舒服的,小嘴依然含著龜

頭,索性便將陽精「咕噜」一聲,吞下肚去。

  連續兩次的高潮,加上喝了世平的「道歉酒」,我再支持不了地昏睡。

  當我醒來時已是淩晨4點,阿裕和世平也走了,我拾起之前給阿裕脫掉在地

上之連衣長裙,但內褲和胸罩不見了,一定是他們拿了去做記念品,我馬上走到

浴室沖洗嘴巴和一片狼藉的私處。唔!黏黏的精液令人很不之舒服。

  我從浴室出來時媽媽也剛醒了,她臉紅紅的也跟著走進浴室,出來后見世平

也履行諾言的搬走了,媽媽好像松一口氣似的。

  「世平這瘟神好像搬走了,你去拿張被給阿非吧,免得他著涼。你……你也

快點去睡吧!」媽媽說完,臉頰紅透了。我們拿了兩張薄被給爸爸和阿非后,也

各自回房睡覺。

  啊!到底阿非知不知道昨晚的事呢?他第二天並沒有問起,我也沒去追究他

是不是在裝醉,反正只要他對我好就成了。



上一篇:我和媽媽示範性交    下一篇:为了不让爸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妈让我和爸乱伦
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_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在线观看的资源视频-在线视频
52zxcc.com
本站成人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网站设立于美国,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果侵犯当地法令请自行离开!
统计代码